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9557阅读
  • 9回复

放下红楼,心有一梦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老桃子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0-10-04

放下红楼,心有一梦



   有个人叫少红,血里缺少红色的液体。她糟蹋了一回红楼,以为做了个梦就完了。偏偏有一伙好事者,糊弄了几年,砸下无数的资金,闹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把一部最伟大的无与伦比的民族经典,硬生生地变成一个浅薄的恶俗的艺术噩梦。


 


   那个叫少红的人说,她完全按“原著”来拍摄。可是,哪有什么原著?如果硬要说那百二十回本就是“原著”,那这分明是不懂红楼,是在玷污、毁损红楼。前八十回与后四十回无论是主题还是文笔绝非出自一人之手。并且后附之文故作姿态生硬说教令人作呕,如此腐败下流之文岂能是文采风流才华卓绝之雪芹之原著?


 


   雪芹享过花柳繁华,更受尽坎坷悲苦,于是哭成红楼奇书。然种种缘由,书竟未成而芹溪泪尽。这是雪芹的悲剧,更是我们万千痴迷于红楼梦中之人的悲剧!一个完全不明白的人在那儿哗众取宠,装腔作势,作一番自以为是,自鸣得意,而完全是南辕北辙的表演,这难道不是天大的悲剧?不要以为无知无畏就不是犯罪!


 


   书中的宝玉是“色如春晓之花,面如中秋之月”,可是电视上演的那人却是尖嘴猴腮,看不出有那种“花”容“月”貌。想出名可以,但你要有那个“脸”,人不能不要“脸”吧。黛玉倒是珠圆玉润,不像“弱柳扶风”。宝钗看不出“脸如银盘”“体丰怯热”。凤“辣”子却是“语言常笑,顾盼多情”感觉不到“威”和“辣”。“宝哥哥”还不如叫宝弟弟合适。真是奇了怪了,这些大导演都看不出来,莫非他们都是瞎子!


 


   满纸荒唐言,这群瞎子才真正荒唐;一把辛酸泪,这群商人偷笑着数钱哪有眼泪;都言作者痴,真爱红迷都同心沉醉其中;谁解其中味?这群没有眼睛,没有思想,背叛灵魂的疯子永远也不愿意也不能够明白与理解。


 


   黄钟毁弃,瓦釜雷鸣。请这个叫少红的人不要说“红楼”是她的“梦”,也不要说自己“喜欢”红楼。 请赶紧处理干净那些艺术垃圾,向环保部门交足排污费及罚款,不要再占据黄金时段污人眼目丢人现眼,然后回家洗洗睡吧。然后,放下红楼,心有一梦。

离线小姑独处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0-10-05

《红楼梦》最让人惋惜的就是不完整。如果它是完整的,补发一个诺贝尔文学奖完全够格。


 


但是现在出了个“西岭雪”,按照曹雪芹的原意续写了《红楼梦》。


 


新续《红楼梦》的文学女超人(1)


http://book.sina.com.cn 2010年09月09日14:47 新浪读书



邓遂夫


谁也没有料到,当历史进入公元两千年之后,会在中国的图书市场掀起一股规模空前而历久不衰的“红楼热”和“红学热”。更不会料到,“红楼续书热” 亦随之升温。所有这些,都装点出当今中国文化的一道独特风景。


对于《红楼梦》这样一部至今难以超越又分明残缺不全的经典名著,究竟能不能续,该不该续,又该如何去续,似乎从来就是一个争论不休见仁见智的老话题。在此,我只想更清晰地表明一下自己的观点:首先我举双手赞成续写《红楼梦》,就像赞成续写其他一切文学经典一样;其次是我相信,真正有才华有勇气的作家,是完全可以把它续写成功的——虽然这成功不可能也不必以达到或超越曹雪芹的原著为标准;再有就是,我殷切地希望每一位尝试续写《红楼梦》的作者,都务必抛开高鹗所续后四十回,而以曹雪芹的前半部原著和脂砚斋等人的批语(通称脂批)所提供的后文线索为依据,直接从原著所保留下来的七十九回书稿之后开始续起。至于是不是非得按现今可考之原书总回数而续至一百零八回或一百一十回等等回数结束,则大可不必拘泥,完全可以根据各续书者的写作习惯和叙事风格来决定。


我这里所说的“叙事风格”,当然不是指小说的语言文字风格,而是指叙事的结构方式及推进速度之类。若单就语言文字的基本风格而言,按常理,肯定应该是力求贴近曹雪芹原著才行。不仅语言文字,即在人物的外貌举止和性格特征上,在故事和环境的特定氛围上,都应该力求达到与原著相似甚至乱真的程度才好。这恐怕是古今中外一切严肃的续书所必须遵循的最起码的游戏规则吧。


令人欣慰的是,如今摆在读者面前的这本新鲜出炉的《红楼梦》续书,正好符合我心目中的上述标准。可以说,这是我迄今所见的古今《红楼梦》续书中写得最好的一部,它真正让我体会到了什么叫续书的乱真。所以我才会在称奇道妙之余,不揣冒昧地接受了作者西岭雪女士的邀请,为她的“西续红楼梦”之《黛玉传》、《宝玉传》作序,并和广大红迷一起期待着她的下一部续书《妙玉传》的出版完成。这三部续传合起来,大约堪称是一部大制作《红楼梦》续书的三部曲了。


我本人因近年埋头校订《红楼梦脂评校本丛书》(三种),对于《红楼梦》之外的其他创作与评论,往往有点孤陋寡闻。所以,当我最初听说有一位叫西岭雪的青年女作家也在续写《红楼梦》时,对她的名字还颇感陌生。直到在红友于鹏的引荐下认识了这位作者,亲自读到她的“西续红楼梦”,《红楼十二钗典评》、《西岭雪探秘红楼梦》等书,才真正让我大吃一惊:竟然在当今的青年作家中,会有如此大手笔的一位奇才。


接下来再深入了解,我的这份惊讶更是不断升级:原来,这个西岭雪还在主编着一本畅销全国的杂志《爱人·月末》,正是我过去常常阅读颇有好感的刊物。更有甚者,她在新千年以来的短短十年间,先当公司老板,后做杂志主编,每一样都干得很出色,竟然还“业余”出版了四五十部较为畅销的长篇小说和散文集。这不仅对于我,恐怕对于绝大多数搞写作的人来说,都是难以想象的一个天文数字。因而,当我在她的杂志社里目睹其日理万机的繁忙景象,再从她家的书橱里亲见其排列成行的数十部作品时,也就不能不发出惊叹:“这哪是作家、编辑,简直就是文学界的一个女超人!”

离线小姑独处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0-10-05

新续《红楼梦》的文学女超人(2)


http://book.sina.com.cn 2010年09月09日14:47 新浪读书



说真的,我以前不是没有怀疑过:西岭雪又没有三头六臂,哪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生产”出这么多的作品?——而且部部到位,发行业绩可观。该不会是出版社或书商借她的名气,暗中组织了专为她提供题材、素材和毛坯的“写作班子”吧?然而,后来经过对西岭雪每日的生活工作流程作近距离观察,终于彻底打消了我的疑虑。别说以她目前的工作状态压根儿就没有选择合适“捉刀人”和“半成品”加以改造的自由空间,即单以她对自己每一部作品的个人风格近乎于偏执的苛求,以及容不得编辑或其他朋友轻易改动她一个字的超常自信,那种“流水作业”般的著书方式,就绝不可能发生在西岭雪身上。反过来说,她白天密锣紧鼓地上班编杂志,晚上或节假日进行阅读、上网和写作的高效率工作方式,也绝非常人所能做到。


西岭雪所有这些作品的涉猎范围之广,以及从中所体现出来的文字与学识功力之深厚,都令人叹为观止。仅以题材论,里面既有为当今少男少女所极力追捧的青春爱情、玄幻穿越一类作品,又有为各个年龄段的读者包括知识阶层人士所欣赏的反映现实人生及历史题材的作品,甚至还有诸如《西望张爱玲》这样的传记小说。我曾细阅过她的一部历史小说《后宫》(后来的修订新版易名《大清后宫》),那诗一般优美动人的文笔,史诗般磅礴的结构、气势,以及活生生的历史人物与场景,无不让我深深折服。


当然最让我吃惊的还是这两部红楼续书《黛玉传》和《宝玉传》。原以为,由写流行小说的年轻作者去续《红楼梦》,不是“戏说”,都可能是“现代腔”。结果细看之下,一种如读《红楼梦》原著的乱真感竟挥之不去。从书中所折射出来的作者对曹氏原著巨细无遗的熟悉与把握,对红学专家各种研究考证的深入了解和作者本人的独到眼光,以及那些既保持原著韵味又分明在标新立异的诸多情节、细节、场景的深细描摹,和那些严格遵循格律规范又合乎《红楼梦》象征隐喻手法的诸多诗词歌赋的撰写,都把我给“镇”住了。一问,才知西岭雪确非等闲之辈,她并不是那种趁“红楼热”而临时跟风才来续书的。她原本出身于书香门第,不仅家学渊源深厚,而且从八岁起便熟读《红楼梦》,其反复阅读此书之深入和迷恋之痴狂,真让我这个半路出家的红学研究者望尘莫及、自愧弗如。


更奇的是,这样一位在当今青年作家中极为罕见的古典文学功底深厚并写得一手绝佳旧体诗词的超负荷写作高手,还并非那种不食人间烟火的“女迂夫子”。她在生活中所给我的印象,反倒是一个典型的现代时尚白领:穿名牌,开名车,品名酒,长发披肩,行动如风,办事效率惊人,生活品位高雅……


以上种种矛盾与反差纷呈、真实与神奇同在的特征,怎么可能集于一身,甚至集于一个小女子之身呢?这不能不让我备感困惑与迷茫。我有时甚至生出遐想:她会不会是一个外星人的化身?


最后,谈一点有关这部书的体例问题。正如读者所见,如今这部续书所呈现出来的面貌,乃是一部典型的带评点的传统章回体小说。加之是续作《红楼梦》,故在体裁、内容等诸多特征上,都只能严格限制在《红楼梦》原著形态的框架之内。作者的小说正文,固然需要刻意摹仿曹雪芹原著的文风笔致;其叙述故事的含蓄迂回,草蛇灰线的手法运用,也不得不向原著靠拢。


其次,既然要摹仿原著风格,甚至力求与原著乱真,那么,在语言文字的规范上,便不可能与现代汉语完全接轨,而必须受原著语言文字的严格制约。举例说,曹雪芹原著中尚未使用的一些后世所新创的字词,如女性代词“她”、疑问代词“哪”、状语助词“地”等,在这部续书中都显然不能用,而须仍以雪芹原著的“他”、“那”、“的”等代替。诸如此类的问题,敬希读者明察和理解。


还有一些与原书的文本校订有关的问题,需要略作说明。《红楼梦》的现存各脂本及通行印本里,有不少“得”、“的”混用和“似的”、“是的”混用的情况,在校订出版原书时固然可以各自保留其原貌;但在这部续书中则一律按实际情况统一规范为“得”、“似的”等,不再与“的”、“是的”混用。另有一些涉及原书人名地名的版本差异,如“待书”、“拢翠庵”、“芦雪广(yǎn)”等,在过去的程高本和后来的现代校印本中,都经依某些脂评本不甚可靠或明显不通的异文而径作“侍书”、“栊翠庵”、“芦雪庵”(或“芦雪亭”)等,本书均依照更能体现曹雪芹原著真貌的甲戌、庚辰本及其校订本文字而统一为前者。


2008年1月11日于北京


2010年8月6日略改于北京宏福苑


邓遂夫:当代著名学者,红学家,与魏明伦并称“自贡两大才子”;自称草根红学家。“当代红学第一家”周汝昌当年曾经说过:“我们这个拥有十亿人的文化大国,只出了一个邓遂夫”。

离线小姑独处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0-10-05
离线小姑独处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0-10-05
离线不平则鸣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0-10-18
李少红,令人作恶
离线酒足饭饱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6-06-06
很有见地
离线殷芬华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6-08-12
研究真深
离线联天者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06-21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
离线联天者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06-21
用户被禁言,该主题自动屏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