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975阅读
  • 3回复

梦回《磁湖》 欧阳尚凯(推荐)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祝林辉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03-05
 

梦回《磁湖》


 


欧阳尚凯


 


我曾经生活在那里。那山,那湖,那“跳脚楼”。


只因那雄浑,那温柔,那独立;只因那如镜的碧水,温婉的鸟声,还有幽幽的林中小路;只因傍晚时分的阵阵喧嚣,悠扬的琴音。很多年过去了,这些记忆始终未曾丢失;更有梦,时常把我牵引到那里。


27年前,就在斗笠山间、青山湖畔、中文系男生宿舍楼里,《磁湖》文学社诞生了。她是一棵嫩芽,却放飞着我们的脚步,放飞着我们的梦想;她又是壮阔的磁湖,让我们聆听和感悟文学之海的禅音。


《磁湖》之路是艰辛之路。那时没有铅字印刷,没有激光照排,更没有电脑打字,有的只是几只蜡笔在钢板上发出清脆的声响,无数个夜晚,蜡纸上跳跃着几个年轻学生的激情。资金是奇缺的。团委挤出十分可怜的团费,我们用仅有的三十元买来了粗糙的灰白色纸张,利用关系借来了滚筒油印机。就这样,集合着各种不同的“字体”、记录着或明或暗的字迹,首期《磁湖》面世了。捧着《磁湖》,我们用心感受油墨的亲吻,让思绪随风飞翔。记不清在用蜡纸铺就的《磁湖》路上往返了多少趟,但记住了这条路上的每一个逗点、每一个拐角、每一棵路旁仅有的小树。 


《磁湖》之路是欢乐之路。我永远不能忘记三楼楼梯间那不足五平方的小屋,这是中文系的领导为我们特批的,在当时能住上这样的寝室的确是一种奢侈。每当课余时间,我们就在这里聚首,或吟,或诵,或对酒当歌。我们在斗笠山上采摘过小野花,在路边的草丛中捕捉过小蚂蚱,在青山湖畔捡拾过小鱼虾。这些野花、蚂蚱和鱼虾都活生生地在《磁湖》里生长、跳跃和浅游。 最令人难以忘怀的是春天的周末,站在江堤的高处看江水,一江春水还在,我们静静地躺在草丛上享受着春阳的普照。江水、春阳,滋润着《磁湖》,二十七载,不曾懈怠。


《磁湖》之路是希望之路。软软的沙滩上,时间已将我们的脚印轻轻地抹平。同窗好友、《磁湖》的创始人之一高斐,在我的毕业留言薄上曾留下这样的临别话语:“终于分别了,我感到很高兴。在今后的日子,我们用文字见面,而江南的每一片树叶都会摇成我的诗。”如今,我们早已步入中年,我们的孩子也处在当年我们的年龄,但《磁湖》仍在,而且更加清澈靓丽。记住这些名字:高斐、申群章、苏少辉、李锡琳、杜凤琴。我们虽然各奔东西,也鲜有联络,但一定能时常听见磁湖水拍打石岸的声音。


《磁湖》虽不是培养作家的摇篮,《磁湖》却是且永远是耕耘感恩、滋生希望的地方。


 

     欧阳尚凯,中文系83级,1987年毕业后留校,供职院团委。1989年调任荆州日报记者、编辑。现为荆州日报高级编辑、总编助理,金凤凰珠宝策划总监。
离线才子何鹏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03-06
 欧阳尚凯——磁湖元老,功不可没!
离线小家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1-03-08
感谢磁湖文学社的创始人,至今仍惦挂这磁湖这个大家庭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6-06-18
Re:梦回《磁湖》   欧阳尚凯(推荐)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如果您提交过一次失败了,可以用”恢复数据”来恢复帖子内容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