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5777阅读
  • 17回复

湖北师范学院选定参加省级一二?九诗歌散文大赛作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10楼 发表于: 2011-03-05
 

历史



暗夜中


长城下的白蚁蚕食着古老的破陶器


埋入地底的钟鼎满刻着国王的象形文字


对着缄默不语的旧山林 猫头鹰


这个勤劳的打更人为何在隅角跪着


掩面而泣


妄想用萤火点亮他的火笼,他的星星


星星在黑暗里与湖水同样死寂



没有谁去嘲笑断点的露珠


芨芨草疯长在满是头颅的庄稼地


别忘了那和蔼的弥勒笑脸上的寒光


只有蜘蛛小心翼翼地编织着一个个有关光明的秘密



黎明后燃起了太阳


暗哑的山河重新开始歌唱


少女咧嘴露出欢笑的力量


我相信这都是春风的力量


正如我相信:


怨妇的肉体可以冻成石头


一个虫儿在静默午后,打个盹,千年以后


悠然模样


从琥珀爆炸后跑出的小虫


依旧展翅飞翔


那没有头颅的战马在春天里又将驰骋草场



春暖花开


枯萎的蔓草将燃烧起冬眠的太阳


蛟龙在山河的影子里不再安详


怒吼着,腾飞着,驶向太阳


绿色的柔波里


大地母亲高擎着红色的火把


照亮繁花似锦的前方



再次翻开那没有扉页的线装书


有带血的头颅,锈蚀的戈戟


更有那飞翔的乳鸽,春天的新泥


那都是有关春天的秘密


                                   学校:湖北师范学院


                                   院系班级:政法学院1002班


                                   姓名:易凡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11楼 发表于: 2011-03-05
 

最后的江南




    哥哥,请原谅我,在这座缺乏雨水的城市,我像一尾干瘪的鱼,困在沙漠里,无垠的沙和寂寞的风,许久未曾西东这枯燥的唇,我无法游向你的江南,哪怕吻一下梦里的香甜。


     自始至终,你终究只是在行走,从塞草连天到莺红柳绿,我在江畔流连,不曾见你乘着芦苇渡江而过的身影,也不曾见那摆渡的舟子。也许某日,见你衣袂轻扬,一壶茶中饮起了江南。天凉如水,只剩下一勾残月,你说南方的山郁结在你的心中,南方的水消融了男子气,北方的苍茫北方的雄壮,你想起了几多年前仗剑走过天涯的祖先,他牵着一匹瘦马唱着慷慨悲歌穿过燕赵,随着惊天动地的鼙鼓掠过渔阳,一路来到这消磨英雄气的江南。


     我何曾不知道你想回到彼岸,看那狼烟中的长安、洛阳。夜的寂静隐没了那残垣断壁,江南小镇的古城墙头似乎又听到了你的陨声,穿过遥远而空旷的山水,如一滴甘泉,落在这北国,我想哭了,却挤不出一滴泪,我怀念许多年前那壶茶里的一掬江南水......


     小时候,我们站在山上看江南的八百里锦绣江山,你指着远方的水说,你要去水的那边,那边的那边,那是南方以南,你说,那边的那边有个女子在烟雨楼台中等你,穿着绣花鞋,撑着油纸伞。


     我一生在此岸眺望,看那云蒸霞蔚的深处,清晨江上的浓雾,傍晚舟子的渔唱。我想,江南,约莫是个好的去处。你说,江南有水乡,有古镇,有传说,有飘不完的柳絮和饮不完的美酒,连山都带着文人的墨迹,水含着女子的泪。


    我说,哥哥,你醉了,若是你去了,记得唤上我。


     夜色里,只看得见你略带醉意的脸......


    我终究是要醒的罢,直至被塞外凛冽的寒风吹醒。是的,我要走了,哥哥,离了这江南,离了这故乡,如他们所见,这里总是愁的,醉的,过了这个年纪,我不应该活在我的江南的梦中了。只是,哥哥,叫我如何舍得这一段纯净的岁月,还有纯净如你般的人儿。少年不识愁滋味。我是男儿,该是出门远行的年纪,该是像祖先那样为这个光荣的家族赢得荣誉的时候了,我要去塞外,去那燕地,骑着马,带着剑,从江南的北岸出发。我不曾回头望一眼江南的烟雨,梦中的水乡是如此清晰,甚至是不需要梦的。


夜里,我坐在火车上,向北方前行,桥的那头,灯火通明。


     永别了,我的江南......




        








                                                姓名:李鑫


                                          院系班级:文学院0801班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12楼 发表于: 2011-03-05

 


我是青年


                              ——黑暗中的呼喊(纪念一二·九)


咆哮吧,像一阵雷电,


轰隆隆冲出安逸的校园!


把耳朵扩张到灰云般大,


把目光放逐到海角天涯!


 


看看,那亮闪闪的——


不是雪盖住了土,而是,


而是 ——堆堆白骨!


听听,那呜呜叫的——


不是风呼,而是,


而是 ——声声鬼哭!


三万里河冻裂了声带,再也不敢


不敢高唱大江东去的豪壮!


五千仞岳冻脆了筋骨,再也不愿


不愿挺起如钢似铁的脊梁!


不,不——


我的神州怎能如此低沉动荡?!


 


醒来吧,都快醒来吧,


不能再等黄莺儿来啄破你的春梦,


去做让美人甘心自刎的鬼雄!


醒来吧,都快醒来吧,


还不醒来,历史只会给你一个美名——


蛀虫,蛀虫,蛀虫!


看清楚这年代,听明白这年代,


不做英雄,就是蛀虫!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13楼 发表于: 2011-03-05

别抱着头埋怨朔风的冷,


别跺着脚哭诉冬的酷寒!


随我钻进刺骨的风雪里去,


随我闯到晦暗的大街上去!


来吧,激烈地,愤怒地,


向死寂的天地爆出一声嘶吼,


喊醒中华五千年的傲慢,


撕破炎黄三万尺的降幡!


来吧,勇敢地,坚定地,


朝堕落的宇宙攥紧两吨巨拳,


砸碎老鼠似的怯懦的心肝!


拯救,拯救,都来拯救啊,


这尸体似的,冰冷僵硬的中国,


只能,只能复活于你我沸腾的血流!


所有的棍棒都冲着我来,


所有的枪子都冲着我来,


都来,都冲着我来吧,



任你们割断我的血脉,


任你们拆毁我的骨骸,


我的血本就该洒在这街边!


 


谁让我是母亲的儿子呢?!


谁让我偏得了命运的宠幸呢?!


谁让我是青年呢?!


      战斗的青年!


赶死的青年!


 


我苦苦等过几十载,


终于盼来这命数的安排!


我可以短暂,


我宁愿短命!


 


只是,临死之前,


只是,临死之前,


我还想舞一舞那磨利的长剑!


第一剑,腰斩中国的冬!


第二剑,劈开中国的黑!


第三剑,第三剑留给我吧,


留给我,抹断草茎似的喉咙!


 


                                                                        我还要挣扎着做完一个梦:


冬死了!


春醒了!


溪流欢叫着冲进了山涧,


汩汩的,像是新生的鲜血


花朵招摇着开出了声音,


咯咯的,像是幼婴的无邪!


天空重现日月的轨迹,


一轮是我的眼珠,


另一轮也是我的眼珠!


             院系班级:文学院0801


姓名:张彬


 

只看该作者 14楼 发表于: 2011-03-08
写得真好,年轻人就是不一样。
离线小家
只看该作者 15楼 发表于: 2011-03-08
想象很丰富,诗歌就是我们年轻人的,哈哈
离线烟雨临江

只看该作者 16楼 发表于: 2011-03-08

好!


 


 


只看该作者 17楼 发表于: 2016-06-18

我惊呆了,好贴啊,很难得的好贴
很不错,谢谢提供。谢谢分享!
快速回复
限100 字节
批量上传需要先选择文件,再选择上传
 
上一个 下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