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6362阅读
  • 17回复

湖北师范学院选定参加省级一二?九诗歌散文大赛作品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祝林辉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1-03-05












































1


 向思娇


《农夫》


2


周乐娟


《断章》


3


董双


《原上的苜蓿草》


4


刘晓蓉


《北纬40度的夕阳》


5


李飞月


《冬季》


6


冷亚丽


《折起的誓愿》


7


祝林辉


《苦难之水》


8


易凡


《历史》


9


李鑫


《最后的江南》


10


张彬


《我是青年》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1-03-05
 

农夫


(一)


鸡鸣声在渐次破晓的天际里升腾


沉睡的人儿在梦里辗转千回


惺忪的睡眼里依旧清晰的


是亘古不变的苍老的横梁与立柱


黧黑的容颜印证了多少岁月的洗礼


干煸的皮肤从未停止对韶光的追忆


肩膀上,那条磨损得发亮的老扁担


多少次被汗水濡湿


扁担两头垂挂着


整箩筐的沉甸甸的种子


晨曦里,逼仄的田埂拉长了身


铁犁铧翻开紧紧相拥的黄土地


翻开一个出口


一条路


一份祖祖辈辈至死不渝的期盼


蒿草还来不及翘首


便已在稻田里悄然沉寂


双脚深深陷在泥和里


一挥手


播撒一个熟年


       (二)


繁盛的绿色就这样跌宕而来


泼墨了一整个夏天


稻子忘记了骨骼拉扯的疼痛


发疯似的拔节


而你多少次


借着月沉时的银光


走进烈日,走回落日铺洒的昏黄


头顶那一笠黄草帽


诉说着你对这片土地无法割舍的依恋


而你,在这里守望


忽视了年华,这不断拓印的章节


就这样静默地


静默地


像稻草人一样静默地守望


守望这一片稻田


我不知道,双眸恍惚一瞬看到的


是如你的稻草人


还是稻草人般的你


(三)


十月的歌喉掺杂着盛大的欢腾在稻田里嘹起


一柄柄如月的镰刀


与翻滚的金色稻浪同起同伏


你的脸溢满经久未见的幸福


就像我手里拾起的饱满的金谷粒


可什么时候起,你的背愈发佝偻弯曲


苦槁的稻杆在厚实的土地里


以仰卧的姿势,遥望苍穹


仰望你虔诚的追逐


你用那结满厚茧的双手掴起


一捆又一捆的


割下的曾经


堆成一个个垛子


那夜,我靠着垛子安详入梦


梦里,你陡然挺起的背梁


塑成了一座永不倾倒的丰碑





学校:湖北师范学院


院系班级:文学院0904班


姓名:向思娇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1-03-05
 

断章


(一)


起风了


我比落叶们晚些知道


泥土和小草的呼吸


翻卷着芦花白色的思潮


起风了


一阵断断续续的微笑


赶在点头的向日葵前面奔跑


 


太阳的金线被蜜蜂引上针脚


一串串嗡嗡的鸣叫  装满秋天新缝的荷包


起风了


田野里摇头晃脑的歌谣


溢出果实和炊烟的味道


芳香穿过林间和待哺的小鸟


起风了 一堆堆 麦穗


在朴白的音调里 依恋镰刀的怀抱


倒在成熟的故事里    攀爬幸福的藤条


起风了 起风了  


我比落叶们晚些知道


远方风景的颜色 在这个季节的眉梢   轻轻地描


(二)


我站在阳光里  和影子一样


我倾听低处蚂蚁的匆忙  几捧枝叶下


掩埋了无声的家乡


 树头那边像丢不完生命


原始的宝藏 


独留青草披一身喜爱的衣裳


在脚步声里遗忘


蜗牛 奔跑的梦想


我俯身去找藏匿的石头


猛地一扔  敲疼了     沉睡着的池塘


荷花和水鸟的翅膀   正相互打探 彼此深埋的内伤  这一闹


就被惊吓的逃离现场  只落羞红了的倒影在水面摇晃


就在此刻


 我看见了你 矗在不远的地方


复制了我的模样    从葡萄架下偷听   到窗前泼洒的白色月光


赶跑了麻雀和麦田里的哼唱


不被修饰的词语  在年轮悠远的叹息里流放


我仔细分辨真真假假的思想


在晚云里看守童年的打场


秋天成熟的麦芒


一颗颗掉落   属于烟囱  思念的哐当


(三)


在我最想你的时候


目光投到路灯下劲飞的小虫


一丝不动  两个世界


相隔  一声听不见的问候


多像我


透不过气的追逐


想团团围住你的冲动


被时间轻咳一阵


摇落了 你的枝头


属于悲伤的疼痛  被钉在瞳孔里颤抖


黑夜里的白天  是小虫们飞翔的理由


有了灯  看得见看不见得爱情


 向离开你的孤岛招手


我拿着距离的借口 站在涨潮的海边


打捞最不想你的方式   与你交流


(四)


一道缝隙卡住泥巴 不上不下  挣扎 看蚂蚁和鱼刺打架 词语都没办法


蝉蜕和风霜     淡泊得爱在瞳孔里躲藏


谁料


断崖的积雪曝光了沧桑


淘洗了热情与过往  日历安排的阴阳


垂挂孱孱的流水上  折叠百世的风霜


我抚摸想象


给遗失的爱情疗伤--------


有些思恋 属于勇气


越是安静 越是真的喜欢你 重叠的梦境喊不出现实的言语


有些情景 属于自己


越是回忆 就越容易忘记 甚至简单的真实和声音  逃不掉候鸟的迁徙


有些秘密 止于诗句


像一口枯井 揣测云雨   心事 被隔断在干旱的距离


有些事情  就当过去 如今你的轮郭空旷


无际的蒲公英方向  爱情


与竹叶 擦身而过    慌张


撩起春天的风衣      与迷茫     交换眼神的凄凉


草尖顶起那年花开的衣裳 躺在山坡的半腰   挺直向上


野径的艾蒿   布谷的吟唱淋湿  瘦马弯弓的脊梁


天空倒映着家乡,在有月亮的湖里  撞开灯影的交响


 



学校:湖北师范学院


院系班级:化环系0802    


 姓名:周乐娟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地板  发表于: 2011-03-05
 

农夫


(一)


鸡鸣声在渐次破晓的天际里升腾


沉睡的人儿在梦里辗转千回


惺忪的睡眼里依旧清晰的


是亘古不变的苍老的横梁与立柱


黧黑的容颜印证了多少岁月的洗礼


干煸的皮肤从未停止对韶光的追忆


肩膀上,那条磨损得发亮的老扁担


多少次被汗水濡湿


扁担两头垂挂着


整箩筐的沉甸甸的种子


晨曦里,逼仄的田埂拉长了身


铁犁铧翻开紧紧相拥的黄土地


翻开一个出口


一条路


一份祖祖辈辈至死不渝的期盼


蒿草还来不及翘首


便已在稻田里悄然沉寂


双脚深深陷在泥和里


一挥手


播撒一个熟年


       (二)


繁盛的绿色就这样跌宕而来


泼墨了一整个夏天


稻子忘记了骨骼拉扯的疼痛


发疯似的拔节


而你多少次


借着月沉时的银光


走进烈日,走回落日铺洒的昏黄


头顶那一笠黄草帽


诉说着你对这片土地无法割舍的依恋


而你,在这里守望


忽视了年华,这不断拓印的章节


就这样静默地


静默地


像稻草人一样静默地守望


守望这一片稻田


我不知道,双眸恍惚一瞬看到的


是如你的稻草人


还是稻草人般的你


(三)


十月的歌喉掺杂着盛大的欢腾在稻田里嘹起


一柄柄如月的镰刀


与翻滚的金色稻浪同起同伏


你的脸溢满经久未见的幸福


就像我手里拾起的饱满的金谷粒


可什么时候起,你的背愈发佝偻弯曲


苦槁的稻杆在厚实的土地里


以仰卧的姿势,遥望苍穹


仰望你虔诚的追逐


你用那结满厚茧的双手掴起


一捆又一捆的


割下的曾经


堆成一个个垛子


那夜,我靠着垛子安详入梦


梦里,你陡然挺起的背梁


塑成了一座永不倾倒的丰碑





学校:湖北师范学院


院系班级:文学院0904班


姓名:向思娇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4楼 发表于: 2011-03-05

最终获得省级奖项的为:


一等奖    向思娇   《农夫》


二等奖    祝林辉  《苦难之水》


三等奖    刘晓荣  《《北纬40度的夕阳》


        冷亚丽 《 折起的誓愿》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5楼 发表于: 2011-03-05
 

原上的苜蓿草


秃尾的公鸡喊起了朝阳


风挟着黄土过原 砂布似的手掌


静穆如祠堂里欲灭不灭的残烛


门楣上风化的楹联飘远


混入迎亲队伍中乡亲们浑浊的眼



土坯的新炕 铮亮的铡


骡马一个响嚏踹破镜面的凉夜


这夜鹿三像个男人


苜蓿应声倒下流仓皇的汁


干脆如地契上痛快地画押


连白鹿也展眉莞尔



原上的狼唤作盗贼


他们夜出昼伏


笔直的腰板后分明有刺骨的锋芒


乡约由棘刺固守 那深嵌入石板的文字


再没有比它们更可靠的太平



连绵的原上一跃而过的白鹿


数不清的断崖与峁梁


是药草膏灸无法熨帖的裂伤


中庸博学的先生 反身走进摆穗扬花的麦田


不去看台上小丑一般罪恶的嘴脸


谁家的女儿弃了女红


逆流只为信仰



风起时漫天的黄土


教乡亲们摸不着自家的后脑勺


成千的锄头擂起原始大地通红的鼓皮


是非顾不及眼前 激情的释放


原太大了


闷头喝一海碗苜蓿汁吧


绿莹莹的眼睛在醉呓












沤出味道沾有秸杆的 旧年棉袄忽然不见


抄手而立祠堂前恍惚 看到


年轻的族长在烛光中 挺立


一切红白过往拿来下酒


口口相传的细节织就已逝的网


一切还未开始已经结束


一切还未结束已经注定


这便是真正的历史


这可能是人们眼中的真实


决绝如铡刀下 溢汁的苜蓿草






学校:湖北师范学院


院系班级:文学院0901班


姓名:董 双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6楼 发表于: 2011-03-05
 

北纬40度的夕阳


 


T168次列车


 


寂静的夜晚


响起一阵沉重的叹息


踏上了缓缓北上的列车


去寻找祖辈的记忆


无法捉摸的梦魇


困住夜行人的双眼


迷朦的遥望


曾经的曾经


 


漆黑的窗外


是黑夜的尸床


埋葬着多少沸腾的梦想


祖辈的告诫在耳边呢喃


不能忘却过去


 


黎明


 


匆匆的时光


若无其事的走过曾经的伤口


如果故事太远


那 我用1280公里去追寻 应该能够


东方黎明的儿子 从黑夜中醒来


新的一天正在开启


夹竹桃在铁轨外飞速奔跑


麦田揉着惺忪的睡眼


远处的村庄伸了个懒腰


薄雾在阳光下飘渺


 


列车如同轻舟


穿梭在千山万水


急切的眼张望着前方


奔波 只剩下疲惫


可是 前方的路还很长 很长


 


北纬40度


 


蒲公英的种子


寻着风中的气息


终于落足在这片厚实的土地


流浪的征程已经结束


北纬40度 是看不见的细线


却深深地牵动着你我


 


当夕阳漫红天边


黄昏的女儿也披上了晕红的嫁衣


东方黎明的儿子骑着白马


微笑着


一场盛大的婚礼



黑夜已经成为过去


 


 


学校:湖北师范学院


 院系、班级:文学院0903班


姓名:刘晓蓉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7楼 发表于: 2011-03-05
冬季
十岁,二十岁,我的欢乐如弯曲的流水
——题记
在这个山城的冬季
流淌着泡沫一样轻盈、石头一样坚硬的
空气
我恰似一个骑着青驴的画者
带上锋利的光阴
把天和地削尖了
削成最简单的画笔
 
呼吸着熟悉的寒冷
二十岁的冬季,我像一道弧线飞速地到来
这样的瞬间将心勒紧,放逐
扶上旧墙的一些画纸
人装扮成小丑和饿鬼
 
还有这冬季的景色
有霜雪
有青松和梅花
有迷惘的错觉
冷的,灰蒙蒙的,多情的
覆盖我四分之一的视野
形成蜗牛懒睡的壳
和冰面的残月
 
白色的火车
白色的船
白色的房子和大山
颜色在手掌上只能迟疑一瞬
开始变幻和消逝
屋顶的袅袅青烟落在池塘里
岩石间“噌”的一下钻出了青嫩的竹笋
 
冬季之外
山溪
纯净的印象   只属于记忆里的温柔触手
仿佛在妈妈的怀抱里   我拼命地回忆、编织
寻找失去的梦、童年的根
 
水流和嫩青的浮藻
带走了竹笋的玩具和泥巴的漂亮胡须
留下小鱼的吻   一个一个储存着金色阳光的泡沫
还有岸边的倒影   十二生肖和北斗七星的轨迹
 
宽恕我不能说看了
天上的洁白的云的上面
你的浅笑的眼睛里
那是跟大海一样子的颜色么
野丁香和白菊便生长在这湛蓝的视线里
和夏虫的味道  拥挤我的睡眠
每一次透过故乡窄窄的窗户
我都能望见
 
我多么喜欢那群燕子
从东飞到西   从南飞到北
闯进土房里
飞向彩虹中的高大宫殿里
我和小伙伴们望啊望啊
沿着水流跑去看个究竟
哦,原来那是些顽皮的大风筝
在弯弯的月亮上面小睡
 

学校:湖北师范学院

 院系班级  :物电0904班 姓名:李飞月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8楼 发表于: 2011-03-05
 

                 折起的誓愿


                            



遇过关山肩头的寒月


踏过板桥面上的残霜


我从来都是个行脚僧


也曾路过落日怀里的长河


孤烟脚畔的大漠


也曾取道驼铃声里的长安


莲花开落下的江南


足迹是愈牵愈长


脚步也愈挪愈重


孟母只是三迁


而我


行得再远


终走不完  你为我伸展的


绵长臂弯


 


在你柔柔的怀抱里


我何尝不是恋梦的稚童?


庄周梦中  孤蝶扇翅


而我的梦


若非庐山银河蒸起的暖烟


便是西湖涟漪荡开的冷香


不然,就是寒山萧寺飘来的钟声


和东岳归鸟带远的婉唱


 


也想作吟鞭东指的诗人


与西施比你聚起的眉峰


向嫦娥赞你低垂的眼波


 


也想作负荆请罪的将军


捧上一段三尺绫罗


浸满我歉意的泪水


为我有画笔却描不出你倾城的眸


有花针却绣不出你倾国的容颜


也为我有玉笛却吹不出你风骨之傲然


有瑶琴却奏不出你柔情之万种


 


行脚僧太苦


恋梦稚子也痴


若有来生


我愿作舐你的猫


舐你靥面的酒窝


掌心的痣


缱绻在你怀里


眯着眼打呵欠


呵出满足的味道


作蹭你的犬


蹭你可人的倩影


醉人的香


匍匐在你脚边


翘着头摇尾巴


要出快乐的弧线


 


我想    此刻


星空定然受到了一枚信笺


那是我这夜悄悄折起的誓愿


关于来生


关于你


 


学校:湖北师范学院


姓名;冷亚丽


 


 

离线祝林辉

只看该作者 9楼 发表于: 2011-03-05
 

苦难之水


我淌在河床底部,在黑夜中行走


你我多么近,只有一张纸厚度的距离


你从掀腾的河浪中升起


我的命运就在这张纸的厚度里翻云覆雨


苦难之水,走进我身体古老的集市


以纯粹之色泽和广厚的面积涌入


以紫琼的光芒闪过黑色的眼眸


以母兽的体温融化心脏


融化我骨骼里的一片阴影,这水将改变我的一生



走上岸去抚摸我的石头,置身于你的上方


俯视整条河流的存在,存在是提前的死亡


我看到了鹅卵石躺在清澈的河底


阵阵涟漪和片片枝叶相互倾吐秘密


河流在你的心中歌唱


我的灵魂在水中荡漾


微波里的水藻、软泥上的青荇


几片不知名的花瓣漂浮


我卷起裤腿步入,苦难而甜蜜的时光


沁入皮肤和血管



然而水域荒凉,折断的西风掠过头顶


坚硬如冰刀在湖面划起白烟


青鸟嘶鸣夜空,掉落一片精美的羽毛


你说那是漆黑的灵魂在飞翔


羽上亮丽的色彩镶嵌着大丽花般的火焰


我心神荡漾


看见彼此体内一波一波起伏的浪潮


在到达天堂之前


我必须成为身负重伤的骁将



没有人知道,其实自己是自我的囚犯


就像河不是水,河是水经过的地方


你不是爱,你是到达爱必经的地方


我们从河水,那避难之所上轻轻走来


寂静地牵手在苦难的故事里


月亮的唇儿吻过我们的脸颊


所有的爱光速一样生长渴望


来不及收割已经蔓延



我在雷雨之后寻找自由的花朵


痛苦的视力永远藏在苦难之水中


苦难之水一直流淌在我的体内,在我心碑之上


因此,我现在过的


是你们丧失掉的那部分生活




湖北师范学院


文学院0801班


祝林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