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04586阅读
  • 2回复

老友如茶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冰弦
 

只看楼主 倒序阅读 使用道具 楼主  发表于: 2013-10-27
     中午去食堂吃饭的路上,突然接到老友文思姐的电话,说姣娥,好久不见了,我想见见大家,请你们一起喝鸡汤,能来吗?声音绵厚,充满了感情。我的脑海里立刻出现了她手捧鲜花领着怀孕的女儿来医院看我的情景。
     那还是2006年国庆节的事。如愿把儿子送进大学后,我按内心的计划如释重负般地躺在了医院的手术台上。不知文思从哪儿得来的信息,硬是赶来医院带给我友情的温度。那一刻,除了微笑,我没有多言。我知道,这些年里,她的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孙辈身上,直到孩子长大,上学,她才有了点点解放自己的时间。但我也知道,她一直没有放弃自己对优雅生活的追求和享受,学钢琴,学开车,学摄影,每一点信息通过网络传到我的空间,让我深怀敬重,觉得她就是一个在大海中领航的灯塔,让我追随她指引的方向,努力向前。所以,当她后来又发短信说聚会地点赶在大冶后,我说不管何时何地,我都会如约前往。
      一直觉得,老友如茶,清香,醇厚,温暖。无论距离多远,时间多久,老友带给你的享受始终都是赏心悦目,心旷神怡。它无须你刻意迎合,也无须你用心维持,就算多年不见,也会如昨天分手一样,一个眼神,心领神会;一个微笑,灿烂如春。老友的禀性如品茶,越品越觉得味道深长,意境悠远。渴时,随手;忘我时,随意;烦闷时,随心。没有身份地位的悬殊,没有物质生活的攀比,没有虚假市侩的伪善。有的,只是真诚和祝福。
       我喜欢这种感觉,也乐享这份情感。自从与文字结缘,我的生活便沐浴在了这份情感中,他们读我,我亦读他们。从文字中,我们知道对方的生活,知道对方的心情是喜是悲还是平淡,知道对方正在干什么,学什么,文字可以不美,可以不文学,可以没章法,但我们的生活是美的,精神是充实的,那些图片,那些果实,那些自种的蔬菜,自写的书法,自弹自唱的音乐,自练的太极,都会让我们发自内心地欣赏和感叹,因为,那是老友的生活状态。
       这次相聚的老友中,有从武汉赶来的ZYB,有每周往返于武汉、黄石高校教书的佟炳文,有带我走进《东楚晚报》和网络论坛的向天笑,有巧笑倩兮的绿荷相依,有奔波忙碌的轻舟,有认真憨实的劝仁,还有不喜多言的楚天舒。本来,文思计划在黄石相聚,但劝仁和轻舟分别热情相邀去大冶。见面,握手,招呼,微笑,没有虚词和客套,没有职位和身份,谈见到对方的惊喜,看到对方的感觉。
       生活如一壶老茶,煮过了时间和岁月,我们沉醉其中,用自己多年的真诚和坚守,过滤凡尘的杂质。ZYB展出一幅扇形字画,上书“羽化铅字梦幻天,姣娥本是月中仙,先尝世上千般苦,再醇香书醉路边。”告诉我这是他弟弟读了我的散文集《一路花香》后写的读后感。也就是在这次闲聊中,我才知道当年他夜里从我家中提走50本书说有色宣传部要的话是假的。他说书没有卖完,他把书送给了他自己的亲朋好友,亲友们读了我的书后,非常敬重我。那是2004年春天的事啊,他不说,我不知;他说了,我只是感动,没有说出自己的感谢。老友间的感谢不需要说,只需要做,就像劝仁和轻舟,他们为我写过的文,虽然没有发表在报刊,没有欢晒阳光的机会,但我会一直存着,如果有一天我再结集成书的话,这些文章一定会收录进去,成为友情的见证。
       佟老师在旁边笑,说看了我的《时光碎片》,就想来我家吃饭,说我写的“白辣椒”太引他胃口了。我说你只要你愿意,随时都可以邀好友们来我家聚会吃家常菜。而我所知道的是,他退休后奔波于两地大学任教的原因是,这多年来,他一直担当起了照顾妹妹一家的责任,妹妹截瘫,妹夫长年有病,孩子的成长教育全部是他这个当舅舅的担当。我们在下陆分手时,他说要赶去医院接九旬的岳母出院,因为一家人中,只有他才能抱得起岳母。望着他匆匆离去的背影,我满心的感慨和祝福。
      多年前,在公司团委开会便抢到了一本向天笑的诗,书名为《隐情诗语》。不曾见面,便已熟悉。诗歌带给我诗意的享受和心情。记得自己第一次为QQ取名时为“孤独的云”,他说这样不好,给人隐晦的忧伤,所以我后来改为了“诗意的云”。后来参加《东楚晚报》女性沙龙活动,才知自己慕名的诗人就在眼前。是他带我走向网络,开阔视野,结识更多的文朋诗友,交往这么多年,他从不把文坛的好与不好带给我们,纯粹的老友般,静静坐在一边,面带笑容,用一种固定的姿势吐着嘴里的烟雾。我笑他现在的诗越来越接地气,有了生活的味道。一旁的绿荷笑他,为她写了几本情诗,也该歇歇了。我知道每个写作者的心中都有一个固定的情人。不知道是一个什么样的女子,能如此长久地激发他的灵感,也算是三生有幸,让我们见证了他的诗情才华。
       绿荷相依是与我见面最多的老友,我俩同年。当年儿子在黄石二中读书时,她和文思来我租住的小屋看我,见我生活简陋,不是给我送吃的,就是给我送用的。我知道她生活小资,优雅,而且富有,文字只是她点缀业余生活的一种方式,她练的毛笔字,弹的古筝,养的盆景,打的太极,都是我暗暗欣羡并且乐意享用的。这么多年来,我很少主动给她打电话,每次都是她在电话中一声“姣娥”,融化我内心坚硬的冰块。我知道自己其实也是一个希望生活富裕优雅的女子,但命运的艰辛给予我坚强的外壳,把阳光和温暖给予别人,把痛苦和悲伤留给自己。她懂我,并不说,只愿我的生活如文字一样越来越好。
      老友如茶,只有用心去品,才能品出茶的味道。我品着,静静地品着,满心暖意。


201310.27

离线文思

只看该作者 沙发  发表于: 2013-10-31
这些多年没见的老友都是我的良师益友,在他们的身上我学到了发奋、坚持、学习不止和积极向上的高尚品德。

老友如茶,越喝越香醇,越喝越温暖。

离线绿荷相倚

只看该作者 板凳  发表于: 2015-04-22
这些年,老友虽说不常见,但心有所系,感恩文字使我们相识,将维持纯粹的情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