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4388阅读
  • 0回复

荠菜故事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张君红
 

     “日日思归饱蕨薇,春来荠美忽忘归。传夸真欲嫌荼苦,自笑何时得瓠肥。”
                    ——陆游
        闲来无事,霞提议,我们陪岳母、大姑、细姑一起采荠菜去。
        好哇,我立马赞成。今天能吃上荠菜也是绝美的事儿了!
        大伙儿就提着篮子到大冶湖边的田野中。
        蓝蓝的天,阳光轻柔的照着大地。
      《 诗经》中就有好多诗歌描绘古代女子在灿烂春光中,轻快地采集野菜的图画。苏东坡、陆游、辛弃疾等等都爱荠成癖,荠菜味道之美,经由名家之手将小小荠菜早就搬上典籍了。
       立春日还差几天,但家乡的春天也早早来到了,一切的草儿揉着惺忪的睡眼,伸伸懒腰,刚刚从泥土中探头探脑,而荠菜是苏醒得最早的,陆游盛赞荠菜“残雪初消荠满园。”
        瞧,田埂上、沟渠里、山坡上,到处都长着荠菜,好似绿色的花朵,肥嘟嘟的,绿油油的,翠绿中带有褐色、黄色、红色,东一株西一棵的,躲在草丛中、藏在小树背后、杂草丛里,也像村野中的孩子们,活泼可爱,玩起了捉迷藏,在风中搔首弄姿,它们会叫着嚷着吸引着你,来呀,来呀,“荒园槁叶飘,荠菜已堪挑。”
          记得小时候,姐姐总是带上我一起到田野中挑荠菜,我们叫它为“地儿菜”,每次的心情也特别的舒爽。采满满一篮后就回家,我们一定要母亲包饺子,母亲将父亲从湖里弄回些蚌壳肉剁碎,和着小蒜、大蒜、姜等等一起包成饺子改善生活,让馋嘴小猫似的我们吃上香气四溢的荠菜饺子,能幸福好几天呢。
         一些鸟儿在湖边嬉闹着,起起落落,忽而飞向天空,发出愉快的叫声。微微的湖风掠过干涸的湖面带来淡淡的泥土腥味,也掠过岳母和大姑的白发。
        她和姑姑们说起了他们的小时候的故事
        岳母几个月大时就被奶奶抱来养,她是和岳父、大姑、细姑一起长大的,在生活最艰难的岁月里,她们一起到田野里挖过野菜、到湖里捞菱角、踩藕,由于爷爷身体一直不好,生活的担子全落到他们身上。岳父就到湖里泥巴中找食物去,抓小鱼虾、螺蛳、蚌壳,冬天里将烂泥里的黑色菱角摸起来带回家,在碓臼里碓成糊糊,将那糊糊用布包好揉出来菱角浆浆当粮食。
         可以相象,在愁寒苦雨中,一位母亲带着三个小姑娘提着小竹篮,头戴斗笠,斜披蓑衣,弯腰在湿滑的田埂上趴着找寻野菜,小篮子里装着黄花菜、小蒜、苦菜、蒲公英、黎蒿、蕨菜、枸杞苗、蒿草包……
         一个清瘦的少年,站在齐腰深的湖中间正奋力捞着菱角和藕,累了饿了,歇口气再继续着,因为家里急需他弄回去的东西塞肚子呢……

        在那风雨飘摇的年代里,一切都为了生存,野菜帮助他们熬过艰辛日月。
“谁谓荼苦?其甘如荠。”荠菜,生长在贫瘠的土地中,但只要有阳光和雨露,也生气勃勃,顽强旺盛地绿着,在青黄不接的季节里帮衬穷苦人度过艰苦岁月,荠菜让人们看到了温暖的春天。
       不一会儿,我们就采到满满两篮子的荠菜,幸福满满而归。
        岳母和大姑、细姑熟练地将荠菜摘好,洗净。霞将荸荠、豆腐干、香菇剁碎,嘻嘻哈哈之间,胖乎乎的饺子在大伙儿的手下排成一列列的,丰腴漂亮的春卷一堆,有煮饺子、烤饺子,还炸了不少的金黄色、脆生生的春卷, 一阵阵荠菜特有的清香顿时满屋子里弥漫开来,老老少少热热闹闹起来。
         荠菜乃天赐之物,吸尽天地之精华,浅浅咬一口,香得缠牙。
         儿子说,如今这纯天然的脍炙人口的野菜才叫改善生活呢。
                    
                                                                                                                20170203




[ 此帖被张君红在2017-02-04 15:32重新编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