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坛风格切换切换到宽版
  • 1200阅读
  • 0回复

黄石警方43小时解救人质 [复制链接]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离线光影流年
 

 

  10岁的涛涛(化名)到小区门口丢垃圾,妈妈开车调好头,发现儿子竟然不见了。一个小时后,涛涛父亲收到一条陌生短信:“你儿子在我们手中,不要报警,否则撕票!”

  7月7日,大冶发生一起绑架案,嫌疑人绑走一名10岁小孩后,向家长勒索50斤黄金。

  43个小时后,民警们在朋友圈发消息称“扬眉吐气”“一雪前耻”——警方不但成功解救出人质,还趁势破获了另一起案件——2015年8月24日,发生在大冶湖滨路人大家属院内的绑架儿童案。

  10岁儿童小区内失踪


  父亲被勒索50斤黄金

  7月7日上午11时许,黄女士准备带孩子从大冶桥北小区到安居工程亲戚家吃饭。她下楼后,开车去调头,10岁的儿子涛涛提着垃圾,准备丢到小区门口的垃圾桶里。

  黄女士将车开到小区门口,没有看到涛涛。她下车找了一会,以为儿子自己去了姑姑家,于是开车赶到安居工程,结果也没找到涛涛。“儿子不见了!”黄女士急得给丈夫曹先生打电话。

  曹先生一听涛涛不见了,忙往家里赶。中午12时23分,他突然收到一条陌生短信:“你儿子在我们手里,不准报精(警),否则失(撕)票,等连(联)系你”。

  电话回拨时,却显示对方手机已经关机。

  得知孩子被绑架后,黄女士一下子瘫倒在地。

  下午2时许,犹豫再三后,曹先生向大冶市公安局报案。案情上报后,黄石市副市长、公安局长余平辉高度重视,指示不惜一切代价,解救被绑儿童,指令迅速成立由黄石市公安局副局长江智开,大冶市委常务、公安局长林海峰为具体负责人,刑侦、网安等部门主要负责人为成员的专案指挥部,抽掉精兵强将30余人,赶赴大冶开展侦查工作

  半个小时后,大冶市公安局指挥中心再次接警:一辆汽车在大冶北站附近偏僻的空地上起火燃烧发生爆炸,无人员伤亡。

  到了晚上6时44分,曹先生又收到了短信:“我们讲职业道德,报警逝(撕)票卖器官,给钱毫发无损,准备五十根金条,一斤一根。”

  相似的绑架案


  雪耻的机会到了

  儿童被绑架,车辆被焚烧,家长被勒索金条……类似的情节,2015年曾在大冶发生过。

  2015年8月24日,8岁男童小豪(化名)在大冶湖滨路人大家属院内玩耍时,被一名蒙面男子掳走后驾车逃离了现场。随后,小豪的父亲就接到勒索短信:“孩子在我们手上,不得报警,否则撕票。速准备50斤金条。”

  案发当天,黄石市开发区公安局接到了一起火警——四棵一个废弃采石场内,一辆富康车起火被烧毁。事后经调查证实,该车就是小豪被绑架时的作案车辆。

  此后的几天里,狡猾的绑匪不停地更换手机号码与被害人家长联系,最终家长支付了14斤金条,而小豪也被丢弃后自行挣脱回到了家中。

  此后的5个月时间内,侦破专班围绕案发地周边甚至扩展到黄石、鄂州、阳新等地进行了大量的排查工作,由于嫌犯进行了周密踩点部署且反侦察手段极为熟稔,除了发现嫌犯踩点都蒙面戴墨镜的几段监控外,案件侦破陷入停滞。

  “2015.8.24”特大绑架案,让整个黄石公安系统都觉得耻辱。在“2017.7.7”专案碰头会上,专案组长江智开向民警们动员——一雪前耻!

  强行破门


  成功解救人质

  当晚,两起案件进行了串并,“8.24”案的分析材料很快被找了出来。通过对“8.24”案详细复盘,警方利用信息化手段进行了预判。

  小豪的父亲是大箕铺镇人,开了一家典当公司。涛涛的父亲也是大箕铺镇人,在做矿产生意。民警分析,嫌疑人应该和两位家长都熟悉,于是对两人相同的社会关系进行排查。

  “8.24”案案发时段,警方曾发现一辆红色的吉利轿车,当时排查了全市895辆类似的轿车,逐步缩小了排查空间。“7.7”案发后,警方也发现了一辆红色的吉利轿车。

  9日上午,按照秘密调查和综合研判结果,专案组三路民警携带相关装备在绑匪可能出现的地段待命。

  9时许,专班民警陶曙等人在大冶三鑫花园门前一辆红色吉利汽车内,抓获嫌犯吴某某,并在汽车后备厢内发现了绳索、透明胶带等物品。

  在吴某某拒不供述的情况下,专案组安排技术人员前往吴某某家中搜查,发现其家中防盗门被从内部反锁,一名男子企图从五楼防盗窗翻出。

  接报后,大冶市委常委、公安局长林海峰带领专案民警和巡警队员迅速赶赴现场,并调动消防队员携带破拆工具增援。

  在消防队员强拆防盗门时,嫌犯吴某自行打开了防盗门,持枪民警冲进屋内,一下将吴某摁倒在地。

  “你叫什么名字?”在隔壁一个小房间内,林海峰发现了一名小男孩。

  “我叫涛涛。”小男孩怯怯地说。

  “解救成功了!”林海峰兴奋地说道。

  “你叫什么名字?”大冶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志强又问了一遍。

  “我叫涛涛。”男孩说完一下哭了起来,“你们怎么才来啊……”

  涛涛说,他在楼下被人绑走,塞进了行李箱,用车拉到了这间屋子。“他们不准我离开房间,一出门就打我。”涛涛说,这两天,他都不敢吃对方给的食物。

  兄弟俩为还债


  铤而走险绑架儿童

  现年46岁的吴某某家住大冶市桥虹小区,和49岁的吴某是亲兄弟。二人交代了作案经过,同时交代了“2015.8.24”特大绑架案也是他们所为。

  2014年,哥哥吴某开始做白银期货交易,不到一年时间就亏了近70万元。弟弟吴某某因在澳门赌博“洗码”也欠下巨额债务。负债累累的兄弟俩为了搞钱,最终选定了通过绑架勒索赎金的方式作案,并将目标锁定为相熟的寄售行老板曹某。

  兄弟俩做了一番前期准备。案发当天,两人驾驶伪造号牌的富康车从黄石一路尾随被害人至大冶,等候六七个小时后终于觅得下手机会,吴某蒙面将小豪绑架成功后带至自己老家隐藏。

  吴某某则按照事先的预案将作案用的富康车开到黄金山开发区内一废弃的采石场内,淋上汽油焚毁以毁灭证据,并给小豪父亲发送索要500万元赎金、以金条支付的勒索短信。

  2015年8月27日,吴氏兄弟迫使被害人家属将14斤黄金交付,并成功逃离。次日中午,吴某将小豪蒙眼捆绑后丢弃在黄石肖铺一水泥涵洞内,后小豪自行挣脱返回家中。

  两个月后,吴氏兄弟携带黄金至河南将金条销赃得款160余万元,并按照事先约定均分了这笔不义之财。

  还完债务加上近两年的挥霍之后,两人手头再度拮据。吴某提出再次作案时,对兄长言听计从的吴某某毫无异议,很快两人就锁定了离自家一路之隔且相识的矿老板曹先生为目标。

  依样画葫芦的一番准备之后,兄弟俩绑架了涛涛。这一次,他们刚刚提出了50斤金条赎金的要求,就双双落入法网。

  目前,吴氏兄弟均因涉嫌绑架罪被依法刑事拘留,案件仍在进一步侦查当中。